流媒體給你太多的選擇也意味著你很難決定自己想看什么。流媒體基本上變得像一個電視頻道了,但它仍不具備以前的電視頻道所擁有的節目類型和社區意識。

—— TNW 編輯 MárMássonMaack

大聲

11-01 09:40

你有多久沒有打開電視了呢?

部分家庭已經開始無視電視機了,任它擺在電視柜上積灰;一些家庭開電視則是為了配一些背景音,讓家庭成員躺在沙發上玩手機顯得不那么安靜;當然也有很多的家庭還會聚在一起看電視、看春晚,但這樣的家庭或許也在慢慢變少。

多樣的流媒體服務和包羅萬象的視頻網站轉移了我們對電視機上的注意力。現在家長對小孩子的勸告也從十幾年前的「少看會電視。」變為了「少玩會手機/平板。」

流媒體的興起讓我們看到了更多樣化的劇集,但同時也讓我們更難做出選擇。

美國心理學家 Barry Schwart 曾在 TED 上對「選擇的自由」發起過沖擊。他告訴人們,更多的選擇并沒有使得我們更自由,反而讓我們無法選擇。更多的選擇非但沒有讓我們感到更愉快,反而給我們帶來了更多的不滿。

TNW 編輯 MárMássonMaack 對此深有同感。他認為流媒體確實很好,但相較于以前的電視,它也有自己的缺陷。

流媒體給你太多的選擇也意味著你很難決定自己想看什么。

流媒體基本上變得像一個電視頻道了,但它仍不具備以前的電視頻道所擁有的節目類型和社區意識。

▲ 圖片來自:NPR

他舉了一個較為極端的例子。作為一個冰島人,他人生中大部分的時間只能看一個電視頻道。在經歷一天疲憊的工作后,他回到家迅速地吃完飯就可以坐在電視機前的沙發上看電視。那是他一天中最幸福的時光,可以忘掉日常瑣事,進入另一個世界。

有限的電視頻道也限制了他選擇的能力,但他沒覺得這有什么不好。每次打開電視,他就覺得自己再次回到了熟悉安全的懷抱,一切都是那么熟悉。

▲ 圖片來自:Giphy

如果你把他的觀點細想一下的話,或許你也有共鳴。

以前你有一個最喜歡的電視臺,你清晰地記得他們周一到周四會放什么電視劇,周五到周日會有什么固定節目。即使有什么新節目你也完全不會錯過,因為在一個個節目中間不間斷的廣告里,你把那些節目預告看了一遍又一遍,甚至可以跟著念出廣告詞。那時候的你,或許還會認為自己是某個電視頻道的粉絲。

隨著年紀漸長,你也開始在視頻網站上看劇,但你不會認為自己是某個視頻網站的粉絲。你只是去看一部高分口碑劇,買會員,免廣告,看完就走,不會在那個視頻網站默默停留。

▲ 圖片來自:unsplash

當你在看一個電視頻道的時候,不管是一個高質量的劇集,還是一個洗腦的廣告,你知道全國人民都在同時觀看著這個頻道,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

當你為了加入他們而放棄一定的控制權時,你會得到一種友誼和陪伴的感覺。你不再是一個孤獨、封閉、全能的流媒體上帝——一天的時間沒有任何意義,世界上所有的創造都在你的指尖,你承認你周圍的世界,你在其中的位置,以及它所有的局限。

在 MárMássonMaack 看來,以前的電視頻道是他生活中的錨,而現在的流媒體,只會讓他在科技進步和群體分裂的現實世界再度拋錨。

題圖來自?Sam Balye

登錄,參與討論前請先登錄

評論在審核通過后將對所有人可見

正在加載中

不太有趣,不太樂觀。

回到過去 10 年,大家也會覺得我們做手機晚了,其實也不晚,我們做手機做到現在也是行業里前幾名。把未來的時間拉近看,也許我們今天的節奏是很及時的節奏。

查看全文 —— OPPO 副總裁劉暢

我們 vivo 在東莞和重慶兩地同步進行生產,日產量接近 10 萬臺。

查看全文 —— vivo 副總裁劉宏

我們在 90 年代犯的錯誤,如今被重新「發明」、重新犯錯。

查看全文 —— SRLabs 的研究人員 Karsten Nohl

機器人比賽在國內或是全球可能都會有個問題:老師幫學生做的太多,在我們定位中老師是一個教練,真正上場踢球的應該是學生。

查看全文 —— Makeblock CEO 王建軍

我的建筑主題之一就是人與地球的連接方式,當人們與地球連接時內心會充滿平靜。就這種聯系而言,我覺得運動鞋比建筑更具可能性。

查看全文 —— 日本建筑師隈研吾
黑龙江‖选5开奖结果